戴弗

无差互攻。近期主嗑Parksborn

(终极蜘蛛侠漫画/Parksborn)Shirt

*原作:终极蜘蛛侠漫画
*不好吃,严重ooc. 但我真的好爱终极宇宙的酸爽,双向单箭头大法好w
*本文发生在蜘蛛侠还没出现之前,大概是他俩七、八年级的时候。
*分级R,互相帮助,不分攻受。


  他与哈利应该是朋友。
  彼得想。
  此时的哈利正用牙齿蹂躏他自己的下唇,他已经盯着科学作业20分钟了,毫无进展。他总是梳理得风度翩然的头发也被他穿插在头发里的手指抓散,一根根的发丝停落在额头或者耳际。
  为什么要加在朋友之前加上「应该」这样的修饰语?
  “彼得——快过来帮我——”哈利手中的笔被甩到桌上,然后弹掉到彼得脚边。他的声音拉得很长,话音里的催促意味强烈无比。
  彼得弯腰拾起笔,...

2018-04-29

我(又)疯了

没有比616宇宙 Parksborn更好吃的Parksborn(。。。)

无论你恨他也好,爱他也罢。
他是你的一部分,你永远也无法舍弃。

无论阻挡你们的因素有多少,
最后你们还是不会抛弃对方。

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
它经历了无数试验,但却始终没有被摧毁。

【针对你们俩这种打架中也不忘记关心对方的行为,我建议你们回家玩去,不要出来伤害花花草草,谢谢合作】

谢谢谢谢谢谢当初失恋bot捅了我一刀
我才得以发现Parksborn
太美味了劳资不想出坑了

2018-04-14

Parksborn_What Are You

*原作:2017蜘蛛侠新动画

*拉灯,不过是虫绿

*噢,新动画的小可爱们太可爱了(但我还是对他们下手了,并且以后也会真·下手)


Peter与Harry吵架了,就在他俩享受完一个温情无比的吻以后。

Harry对Peter总是比对其他人都来得宽容,Peter能感受到。所以当Harry对他泄怒的时候,他觉得很难受。

你不能这么对我。

心里有个声音小声地说道。

Peter深呼吸了一口气,企图把这种委屈的感受赶跑,让理智重新回到他的大脑。

但Harry的下一句话把他的怒火再次挑起:“你以为你是我的什么人,我父亲?别老是对我该发明什么东西指手画脚的。”

我是你的朋...

2018-03-22

(超凡Parksborn)强行安利时间

我到底要如何才能忘记/停止吹冬冬狮太太的原著向续写神文(抱头痛哭)

我都向不同的人吹了无数次了(抱头痛哭)

我这种极度不喜欢反复啃同一篇文的人都把这篇文翻来覆去看了五六七八次了,呜呜呜呜呜,超凡电影我才看过三次啊……(其中还两次都是CUT)

又是忍不住吹太太的时间→【超凡蜘蛛侠】It's Complicated(Peter/Harry/Peter TBC 8.24更新)

嗯对的,是坑……这位作者大概是我忍不住想打钱给她让她继续写的作者吧……太太的锤基锤也很好吃。

2018-03-13

(超凡2/Parksborn)童年回忆片段

*童年时期,非常OOC.

*涉及到现实的全是瞎编。

*绿虫/虫绿清水无差。

*时间线在彼得双亲失事以后,哈利与彼得在不同的学校读小学。


哈利摔倒了。

此时哈利穿着背带短裤,是私立小学的制服。没有被裤子包裹的膝盖扎在地上,擦破了一大片皮。血丝源源不断地从皮肉里渗出,伤势似乎有点严重了。

七岁的彼得从没直面过如此重的伤口。平时他最多只看过梅姨做饭时不小心切到手指皮,流出一点点血,是那种只要贴创口贴就可以恢复的程度。所以现在他的大脑有点眩晕。

哈、哈利……你没事吧?

彼得蹲下来,带着怯生生的目光平视哈利。他扁着嘴,忧愁露在脸上。

那目光让哈利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哈,被...

2018-03-11

Parksborn_Hug

*终极蜘蛛侠漫画第74话衍生。

*苦闷的终极宇宙。苦闷。

*清水无差。

*是个无关紧要的片段。因为暂时没有动力扩写就丢上来了。


哈利的怀抱让彼得心惊胆战。

放、放开我!

彼得几乎快要把胸口中的惊呼化作声音震荡在空气里了,他咬紧牙关给吞了回去,手中的蜘蛛侠面罩快被他的指甲抓破。

哈利的呼吸平稳地吐在距离彼得耳边很近的布料上,那份温度如倾倒的硫酸般,蔓延灼烧他的五脏六腑。

哈利的记忆已经面目全非了——托绿魔的福——现在的哈利真的正常吗?

说什么互相帮助,现在的哈利很可能就是诺曼派来杀掉他的好吗?

彼得现在就想跳到墙上。

立即!

马上!

快逃离这个狭小昏暗的空间!...

2018-03-09

(超凡2/Parksborn)日常高中生活的一天

*半架空,互攻小破车,OOC注意。

*互攻互攻互攻互攻互攻互攻互攻互攻互攻互攻互攻互攻互攻互攻互攻

*不会开车硬要开车的下场很惨烈。这大概是清水车吧(跪倒)

*无能力AU


“Hi!”

彼得还在埋头于书本中,身后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他熟悉这声音——所以他开始摘眼镜,把眼镜塞进眼镜盒里。

“不理我?”与话语相反的是脸上的微笑,金发男孩眯着美丽的蓝色眼瞳来到彼得座位边,手亲昵地搭上了他的后背。

那手在彼得背后停立着,彼得却觉得像许多蚂蚁钻进他的衣服内啃咬——

彼得皱眉,他终于把书本装进相对于书本总体厚度而言有点小的书包里了,手劲使得有点大,空气中传出了布料撕裂的声音。

“彼...

2018-03-09
1 / 5

© 戴弗 | Powered by LOFTER